喜欢甜甜的玻璃渣

一点点前进的时间和原地不动的我……

让我这个真·小透明顺应一下潮流

心疼 ,我也是小透明,有想看的也不会写,只能等太太们点梗的时候去看看有没有肯写的,有太太回复就超级开心,有位太太评论了我还说离我家很近我也很兴奋,可是天生交流无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也不会整理目录,帮不上忙,可是看到很多自己喜欢的太太被骂就会生气,我知道我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可是看到喜欢的太太被骂想撕回去的心情是真的啊,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就这些。
PS: @轻纱绾妆 其实太太回复我我很开心,只是不造说什么。

Lenka:

终于看见首页上的一大波撕逼了,爽的同时也相当恶心。不管怎么算我也算是和太太们说的事情有那么一小丢丢的关联,先来自爆一下身份好了。我就是那个主动整理目录的读者之一,不过反正目录已经被我删了,看了一下似乎改版之后转载的文章只要原文章被删除就都不能幸存?


但是删目录不是因为感觉中了太太们的枪,而是因为从答应帮忙做目录之后我就很后悔了。但是已经答应别人的事不能随意反悔,所以我也就这么做下去了,并且也跟进更新了一个多月。


叙述一下和这位“小透明太太”的熟识过程吧。2017年1月10号左右,帝师第二十七章的车这位在发之前放了话来吊大家的胃口,但是由于自己和画手聊着聊着忘了正事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也没有发出来。终于发出来的时候有个人在下面留言“太太等了一个多小时我都想给你寄刀片了”,这位表示很心寒,于是我就私信安慰了一下。这位表示很开心,同时和我说“看见你很长时间没评论以为你不看文了呢”,随后对玻璃心的安慰在此不赘。


第二天车翻了,我推荐了袖底,并且因为有电脑主动帮助这位发了车。期间加了QQ,之后的聊天就基本上发生在寒假假期了。由于已经双删消息记录都不存在了,我记不清第一次长聊和整理目录哪个在前哪个在后,但是第一次长聊中谈到靖苏文的时候,我表示我最喜欢的是倾国,尤其是里面那阙词相当扎心。


结果这位和我表示:倾国啊,那么多人喜欢,可是我感觉太堆砌了,就是那种感觉,堆砌。


我当时就很不爽,但是并没有说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一样的看法,但是真的忍不住腹诽:你说别人写的堆砌,但是你看看自己都写了些什么?你写美食没关系,有的人因此夸你,说你写的美食每次都能让人看饿。可是你随便找个稍微有点文学素养的人来看看,来读读你这些“美食”,真正堆砌的人到底是谁?


之后又聊到了昔我往矣的番外赫赫南仲,这位表示很喜欢,很有历史感。我也很喜欢这篇文,于是这个话题就这样被带过了。但是不爽是在心里的。


整理目录这件事当时为什么要做?因为我是个处女座,本身还比较有整理癖,假期也有时间,给太太们做点什么也挺好的。在我表示了意向之后,这位很高兴。当时读者停云已经整理了帝师的目录,于是我询问这位要不要加上这个。这位想了想说按照我的想法走。


其实从这里我就有点不爽了,因为我不是第一个要整理的人。但是如果上一位读者已经飞快飞快地整理好所有的目录,我自然不必再整理,并且真心佩服她的手速。可是她整理了,整理的又是什么?!是一个相当于没整理的、效果相当于tag的目录!当然我不是否认她的劳动,毕竟确实方便一些,比tag还是更好翻的。这件事导致的不爽也是我自身原因,与任何人无关。


但是在整理目录的过程中,我总觉得这位的态度似乎很奇怪。好像是,我答应了要整理目录,就变成她手下一个工人。这一点没有实质性的依据,完全属于自我感受,可能是我太玻璃心太敏感了吧!呵呵😄


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长聊,就是关于抄袭的问题了。当时另一位读者看到一直订阅的tag更新了,还以为这位更新了坑了很久的文。但是并没有,在两位版聊的时候我也插了一句,表示我也还记得这篇文,就是因为那位写手撞梗的事件。结果这位表示,不想在公共场合谈这个,感觉恶心,要我删评论上QQ私聊。


口诛笔伐暂且不提,我最接受不了的是在我劝她说“就当这件事过去了吧,再生气难受也是自己的,还不如想开点”的时候,这位怼了回来:


你说的轻松,反正不是抄你的文,疼的人不是你。


我他妈当时是懵逼的。我自己是不怎么会安慰人,可还从来没被怼回来过。而且遇到这样的事,一般人不都是这样劝人的吗?!我还能说什么?!我又不了解情况,难道就直接无脑跟着你一起骂那位写手?!


我想了很久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能说我就是个俗人,让你不高兴了对不起,你就当没听过这句话吧。这位居然表示“海紫也和你说过相同的话,我也是这样回复她的


又有了之后的事情,还真是心疼海紫太太。那么好的一个人,也不知是倒了什么霉认识了你,还要借钱给你。


在这之后这位又继续表现了一下关于自己对抄袭的不能忍受和对自己的文的热爱,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孩子被人拿去自己能忍?不过我也并没有怎么理她了,多说多错。一个不小心再触到人家炸毛点,我不是自找麻烦?


之后交流就很少几乎为零了。这位也陆续在lo上表示过不开心,我也再没有去安慰过了。


哦对了,这位的微博还经常说一些自己小时候的悲惨经历,概括起来就是没有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得到父母关爱之类的,因为这个我觉得似乎该体谅你那么那么多如滔滔江水奔流不息的负能量,但是最后还是受不了,那就再见吧。更可笑的是,我曾在清QQ列表的时候发现一个负能量传播者,类比到这位,有感而发。这位居然来问我是不是写的她?我当时的回复是不是,毕竟也确实不是因为她才写的。但是惊讶于这位居然有这样的自知之明!可喜可贺!如果能再多点就更好了!


关于这位还是kkw毒唯我倒并不了解,但还有一件让我不太爽的事。有次在微博上就党性的问题,这位发了条微博表示自己偏凯。我觉得偏谁本身没关系,于是在下面留言说“我也偏凯但是并不敢说”。这位的回复是,只要他没有做错什么我就会永远站在他这边!但是当时应该是春晚附近,纯粉之间撕得也比较厉害,毒唯经常视奸cptag,试图找出莫须有的证据来证明cp粉都是偏凯/歌的。我又回了这位三条,大意是“可是我不想因为自己说的话做的事让更多人误解cp粉偏凯”,没想到人家居然删了我所有的评论。我不爽是不爽,但是这是人家自己的微博,好歹有权力删掉自己不喜欢的不是?


另外还在这位的微博上看到怼回圈太太的内容,大意“你当时说要走,大家的伤心都是真的,你现在又随随便便回来发文,把我们当什么?”。


所有的过节不爽大概就此吧,可能有N多我没记起来的。2月末我就在QQ上屏蔽了所有这位的消息,直到后来又了解到的这些别的事情让我知道原来圈里不喜欢你讨厌你的人不止我一个,居然有N多太太。于是果断QQ双删lofter微博拉黑。


估计这位心里正恨着我呢,觉得我是棵墙头草,风往哪吹往哪倒。所以留下这篇在主页上,请各位自己评判。我也是个“爱删”的人,这篇虽然辣我自己眼睛,但是除非她退圈删号,否则我也一定不删。


最后,如果是她的无脑粉之类的,找我撕逼还是出门右转,我可是个真·小透明,才没那个心力和你们撕逼。大学的生活天天也是要忙炸。




本文所有叙述几乎没有实锤证据,爱信信不信也别找我撕逼说我信口开河,先撩者贱。

评论(17)

热度(25)

  1. 热爱貓和狮子的喵Lenka 转载了此文字
    记录
  2. 喜欢甜甜的玻璃渣Lenka 转载了此文字
    心疼 ,我也是小透明,有想看的也不会写,只能等太太们点梗的时候去看看有没有肯写的,有太太回复就超级开...